首页 > 怎样预防碰瓷 > > 正文

为避免“碰瓷”,宋人把这条交规刻在路标上

日期:2017-07-10 02:35:33编辑作者:辉煌国际线上娱乐

  

  宋代时期,是中国交通工具门类极多,技术也十分发达的时代。 作为当时地球上最发达的国际大都市,走在大宋都城汴京的街道上,就和今天走在纽约的街道上一眼,满眼望去,基本都是当时世界上最豪华的座驾。

  如果穿越到宋代旅行,恐怕需持曹家齐先生的《宋代交通管理制度研究》一书,不然也容易被碰瓷。

  宋代有交通规则吗?答案是“有”。当时的交通规则是“贱避贵、少避长、轻避重,去避来”。这条规则,被刻在京师诸门、关、亭和道途的路标上。既强调社会身份,又兼顾实际情形。为避免碰瓷,宋人从最朴素的逻辑出发,将之制度化:携带重物,或有事急行者,行人都应该避让。在交通拥堵的时候,这几个回避原则,哪怕皇亲国戚,也是不能违背的。像包公这位著名清官,最早出名就是严惩不遵守交通规则的皇亲。  在文献中偶尔记到交通纠纷官司,亦十分有趣。

  一位士人走路时被负重的贩夫撞破了衣袍,到临安府评理。

  府尹曰:“轻盍避重?”令贩夫拜之。士人曰:“贱合避贵,必欲偿背。”京尹曰:“背直几钱?”曰:“元制十千。”公曰:“我偿汝十千,汝还他八拜。”士人语塞。(宋俞文豹《吹剑录》)

  府尹据“轻避重”,士人负主要责任;士人据“贱避贵”,坚持要贩夫赔偿。府尹巧妙的提议使士人语塞。

  《宋刑统》还规定:“诸于城内街巷及人众中,无故走车、马者,笞五十。以故杀伤人者,减斗杀伤一等。若有公私要速而走者不坐(公私要速者,公谓公事要速,及乘邮驿,并奉敕使之辈,私谓吉凶疾病类,须求医药,并急追人),以及杀伤人者,以过失论。其因惊骇不可禁止而杀伤人者,减过失二等。……杀人畜产者,偿所减价。”

  大概宋代城市中有些地方是禁止车马通行的,除非是急办公事或私事。不同情况造成的交通事故,事故方承担的法律责任有所不同。

  彼时,行船亦有规定:

  诸船人行船、茹船(茹塞船缝)、写漏、安标宿止不如法?者,若船筏应回避而不回避者,笞五十。以故损失官私财物者,坐赃论,减五等。杀伤人者,减斗杀伤三等。其于湍碛尤难之处,致有损害者,又减二等。监当主司各加一等,卒遇风浪者勿论。

  看来宋代的法律对船只的航行、修理、止宿都有详细的规定。不同情况的船难,船主承担的责任也各不相同。与陆路交通一样,都体现出合乎情理的法律精神。  对路上从事的各类危险活动,各种路障、陷井、临时井坑的设置也有明确的规定:

  射者(在路上射箭),杖六十,放弹及投瓦石者,笞四十,因而杀伤人者,各减斗杀伤一等。……诸施机枪、作坑阱者,杖一百。以故杀伤人者,减斗杀伤一等。若有标帜者,又减一等。其深山迥泽,及有猛兽犯暴之处,而施作者听,仍立标帜。不立者,笞四十。以故杀伤人者,减斗杀伤罪三等。

  在人烟稠密的道路上射箭、放弹以及扔瓦石为触犯法律。但深山老林,人民以捕猎为生,故不能一概而论,但捕猎者须设立标帜,以免位误伤行人。

  一件奏折还专门提到京师开淘渠堑时,因无遮蔽物,可能对行人造成的危险,建议“天下当过往街路有井无栏木,令地主修置。在京泥坑无物遮拦处,令逐处地主每一坑用小柱四条,各高四尺,安在坑边四角,以一寸围径麻绳三五遭,可遮拦得,免伤民众性命”。这些提议被朝廷一一采纳。

相关文章

大家知道苏北暴发户什么德行,防止他们碰瓷就好

前年有个见男晕在1213那天吧消费国耻,被请去喝茶不少人都知道但不少人都不知道去年1213那天,有几个小玩意去吧碰瓷吧?正好我在吧和一个申...

发布日期:2017-07-100 详细>>

比碰瓷还可怕的事故每天都在上演,我们该怎么避免呢?遇

司机最怕的是什么?答案可能有千万种,但我相信,绝大多数司机最怕的是出事。而在各类事故中,比碰瓷还可怕,日常最多见并且占据总量多数的...

发布日期:2017-07-100 详细>>

机场内如何防范碰瓷

碰瓷,相信很多朋友一定不陌生,虽然真正经历过的人也许不多,但提到这个词语很多朋友难免有些“膈应”。那么机场内如何防范碰瓷呢?下面佰...

发布日期:2017-07-100 详细>>

预防暴力之策略

小胖镇楼!!2楼1 居家值班时一定要有小胖,你有武器,歹徒就畏惧你,关键时刻小胖会请歹徒收手离开。2相信防盗门,就是有一群社区送温暖...

发布日期:2017-07-100 详细>>

车主当心!天津的“碰瓷党”竟有这些套路!碰到一定要那

有的人,身体健康、四肢健全,却偏偏要从事这么一项“职业”。????据说,“碰瓷”是清朝末年的一些没落的八旗子弟“发明”的,他们拿着“名...

发布日期:2017-07-100 详细>>

?

宋代时期,是中国交通工具门类极多,技术也十分发达的时代。作为当时地球上最发达的国际大都市,走在大宋都城汴京的街道上,就和今天走在纽约的街道上一眼,满眼望去,基本都是当时世